芒果网预订电话:40066-40066 或 0755-33340066
当前位置: 主页 > 斗牛娱乐 >

城管抽梯涉事店老板:一城管同意还梯子 其他人

时间:2018-02-06 23:09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郑州城管“抽梯”致工人坠亡事件仍备受关注。据红星新闻2月6日消息,1月31日,刘勤在天色昏暗时分,终于和家人见上面,此时,他已被警方带走整整一周。案件已移送到了检察机关,
郑州城管“抽梯”致工人坠亡事件仍备受关注。据红星新闻2月6日消息,1月31日,刘勤在天色昏暗时分,终于和家人见上面,此时,他已被警方带走整整一周。案件已移送到了检察机关,他获得了取保候审。

2月1日下午,从郑州市航空港区新港派出所取回扣押物后,刘勤就迫不及待地寻找垃圾桶。他要丢的东西整整一包裹,有崭新的毛线衣、裤子以及与事发日相关的诸多杂物。

他想和一段经历说再见,可当他回到自己的图文店,空荡荡的氛围愈加浓烈。他想忘,却不能忘,“毕竟死的,是我的兄弟。”

案发现场,仍有一个未拆完的“鑫”字。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第五家店

刘勤是湖南新化县洋溪镇人,但青少年时是在邻近的新化县炉观镇青山乡的外婆家度过的,他的父母在郑州、开封等地开店,他就成了当地最典型的留守儿童之一。他的初中是在青山中学103班读完的,同学欧聪艳后来成了他的妻子,他们有三个孩子,最大的孩子不到5岁,小的才几个月。

同一届99班的欧湘斌,是他最好的朋友。有一年刘勤住舅舅家,放学时要经过欧湘斌的家门口,两人就此混熟了,“我们就像兄弟。”

2010年,在新化县第三中学读完高一,刘勤开始了四海闯荡的生活,成了新化县洋溪镇20万图文、复印从业大军中的一员。当地人所从事的这项产业,当地文印协会称占全国的70%。

刘勤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刘勤的父母在河南有两家店,一家店自己看,另一家交给两个儿子刘勤和刘研。2012年弟弟刘研成了家,刘勤决定自立门户,他在郑州市东区的阿卡迪亚小区另开新店,并叫欧湘斌来帮忙。

不知是不是刚刚经历了一场“牢狱之灾”,刘勤如今回想,觉得自己当年“太狂妄”。钱赚得很容易,他就想回离老家更近的长沙发展。2012年年底,他把郑州的店卖给亲戚,跑到长沙开新店,欧湘斌则一直在老店干到当年结束。

但长沙的店生意惨淡,他血本无归,2013年不得不回到郑州。他到航空港区沃金大酒店附近找了第三家店,因找不到合适的配套门面,后又到市区开了第四家店,经营上一直没起色。

去年5月1日,他到新港大道航空港试验区长途汽车站旁,开了第五家店。

一笔大单

郑州市航空港实验区成立才5年,港区党政办公室主任李自强称其代表了中原省份崛起之路径。刘勤告诉红星新闻,前几年他在到港区开第一家店时,此地空空荡荡,“人都见不到几个。”

第五家店取名“湘新图文广告”,经营以图文为主,户外广告为辅。店里除了刘勤、欧聪艳夫妇,另有两名工人欧湘斌与周志雄,周志雄是欧聪艳的亲戚。

刘勤的第五家店。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欧湘斌是在这家新店一开业就来帮忙的,月工资4千元。他不擅长图文设计,但有着10年的户外广告安装经验,20岁的周志雄成了他的徒弟。

欧湘斌的家庭状况并不好,他31岁了,却还没有结婚,这在流行夫妻开店的当地,已是大龄青年了。他的父亲去世多年,老母亲耕地养牛,几个哥哥的身体都不是很好,“我把他喊过来,也是为了照顾他。我还打算,以后开新店,让他当店长。”刘勤说。

港区长途汽车站的大门两侧,分立两栋二层平房,高度8.8米。北侧平房最北的铺面,原是一家户外公司,最近由“鑫港校车服务有限公司”承租;南侧平房最南的铺面为“湘新图文广告”。红星新闻记者现场走访发现,校车公司和图文店的距离为110步,正在装修的鑫港校车服务有限公司二楼内部,无任何通道通向屋顶。

案发现场的二楼,无任何通道至楼顶。图片来源红星新闻

1月23日前一周,鑫港校车服务有限公司的人上门,要求做“鑫港校车服务有限公司”十个字。字的尺寸大小是欧湘斌去测量的,每个字100厘米高,90厘米宽。

对于一家刚开半年的新店而言,这算一笔大单。生意是欧聪艳接的,总价3600元,利润数百。每个字都在地上用钢架焊好,再放到楼顶适当位置固定。

欧聪艳说,户外广告的业务,店里接得很少,过去他们只做了三个门头,像这种8.8米高的广告生意是第一次接,但工人周志雄说,这种高度,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并没有感觉有什么风险。

为了做好这笔生意,刘聪专门去买了一把加长梯。

多次求情

1月22日郑州开始降温,最低气温为-4°。23日这天更冷,偶有零星细雪。

上午10点,欧湘斌带着徒弟周志雄出门,电焊机、膨胀螺丝、手套等用具全部装在三轮车上。他们架好安全梯,爬到屋顶。

周志雄描述,屋顶四面有1.2米高的围墙,除了旁边饭店安装的抽烟机,屋顶空空荡荡。因有围墙,他感觉这样的“高空作业”并无风险,但当天屋顶刮风,他感觉很冷。

欧湘斌负责焊接,周志雄协助。上午的工作很顺利,他们装好“鑫”、“港”两个字。

欧湘斌图片来源欧湘斌朋友圈

回店里吃完中饭,他们继续焊接工作,一直工作到下午5点左右,他们又装好了“校”、“车”两个字,城管来了。

周志雄说,城管队员总共是6人,乘两辆车来的。城管一到现场,就问:“谁让你们装的?赶紧拆了!”城管称,这些户外字的安装没有办手续。

“我们立刻打电话给老板娘,老板娘又打电话给校车公司,一问的确是没有办手续。”周志雄说,他们得到消息后,赶紧拆字。

但拆了不到一会,切割片坏了。刘勤沿着新港大道往北,经四个路口,到时尚如家酒店附近的一家五金店买了5块切割片后,立刻往回赶。

周志雄说,在现场的城管等了约20分钟,一直不见刘勤回来,认为工人在故意拖延时间,开始动手撤梯子,“我说老板买切割片就要回来了,叫他们等一等,他们不听,把三轮车和梯子都带走了,我喊了几遍都没用。”

此时刘勤买好了切割片,在往回赶约一半的路程上,遇到了那群城管队员,他一眼认出了自家那把加长梯子,“我跟他们说,我买到了切割片,要求他们把梯子还给我,好让我们的人下来,一名城管队员同意了,但其他城管队员说不行。”他留下了一名城管队员的手机号,说拆完后去取梯子。

切割片是用安全绳拉到屋顶的,拆字工作继续进行,天渐渐暗下来。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菜市场起争执 城管踢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