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网预订电话:40066-40066 或 0755-33340066
当前位置: 主页 > 斗牛娱乐开户 >

女主黎韵欣男主孙浩甫的小说全文免费txt下载_一

时间:2017-09-01 07:58来源:未知 作者:the weeknd 点击:
一夜痴缠,却意外中了奖,肚里里带球的她会想要找到跟她一夜情的男人吗?主人公是黎韵欣孙浩甫的小说叫《一夜爱上你》。喜欢的朋友们就来易玩网免费下载阅读吧。 安卓用户阅读

一夜痴缠,却意外中了奖,肚里里带球的她会想要找到跟她一夜情的男人吗?主人公是黎韵欣孙浩甫的小说叫《一夜爱上你》。喜欢的朋友们就来易玩网免费下载阅读吧。

安卓用户阅读点击》》》

苹果用户阅读点击》》》

?

?????

?????????????

小说简介:

与孙浩甫用完一顿浪漫的消夜,韵欣与他走入饭店的房间里。

面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她紧张到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垂着头看着长毛地毯。

“你很紧张吗?”孙浩甫坐在床上,将韵欣搂在身旁。

韵欣点点头,圆圆的大眼不安地看着他,她轻启双唇象是有话要对孙浩甫说,但却欲言又止。

她心里很想问他——

经过这一夜,你未来的日子里会不会偶尔想起我?

但继而一想,又感到自己的可悲,虽然他可能会是她一辈子都忘不了的男人,但相较于他呢?她也许连个“过客”都谈不上。

“你想知道我的名字吗?”孙浩甫轻声在韵欣的耳畔问,手指还轻抚着她的耳垂,引得她一阵阵轻颤。

名字?如果她开口问,他应该会告诉她吧……但,她不需要知道这么多,知道得愈多她只会更加眷恋他、更想倚靠他的肩膀而已啊。

韵欣告诉自己,这样是不行的!就算对这男人再怎么倾心,他也只是个陌生人,过了这一夜,她这一辈子可能再也见不到他。

韵欣轻轻摇头。“只当一夜的恋人,还是别知道太多,我们该珍惜的是现在。”她的声音里藏着一丝丝苦涩。

想爱,爱不到,他不是她这种寻常的女人能拥有的男人啊。

也许今晚对她来说,已经是上天给她最好的礼物了。

“你说得对。”他手指轻点韵欣的红唇。“我们该珍惜的是现在,我的一夜恋人。”他的唇轻轻吻上韵欣的红唇,温柔地吮吻着。

韵欣闭起眼,手搭着孙浩甫的肩,笨拙青涩地回应着他。

“你的唇好香、好甜,就像你身上那股淡淡的百合花香味一样。”他被她的哪一点吸引?是她那股静谧又柔弱的气质吧,轻易地激发出他男性的保护欲。

他的吻在她的唇上流连许久,再到她的眼、她的鼻、她削尖的下巴、纤瘦的颈项。

他的亲吻在她身上点燃一簇簇的火苗,她全身轻颤着,半眯起双眼,情不自禁地轻声喘息着。

随着他的吻,他的大手恣意在她身上爱抚着,探入了粉色小礼服里,轻抚着她粉嫩的肌肤。

“嗯……”她轻喘着,感觉孙浩甫的手拉下了她礼服的拉链,褪下她一身华丽的衣服。

韵欣的眼对上孙浩甫满布情欲的黑眸。“以后若是再见面,我们就是陌生人了。”

没有回答应韵欣的话,他的唇落在她白皙的颈项上,一直蜿蜒而下……

大手解开她粉红色胸衣,望着她小巧的胸脯,孙浩甫的手指不停地逗弄着,眸光也越来越幽黯。

“你好美,像朵清纯的百合一般。”他赞叹着,唇落在她的胸脯上,不停的吻着。

他的举动让韵欣不由自主地呻吟出声,那种饱含情欲的暧昧轻喘,教她很难相信是由她口中发出的。

孙浩甫从皮夹里头拿出一个小小铝箔包,撕开、戴上。“我们都希望这是个美好的一夜不是吗?”他轻声在韵欣耳畔说完后,身子轻叠上韵欣。

他手肘撑着柔软的床铺,避免自己的体重压坏了这株甜美的百合。

她的温柔及美好让他后悔说出只当一夜恋人的这种话,此刻孙浩甫清楚地知道自己被她深深地吸引了,对她,他想要的不只是一夜而已,他想要得更多。

不过这些话,他会等明日一早起来再告诉怀中佳人,现在他只想紧紧地拥抱她。

韵欣习惯了他的存在后,孙浩甫在她的体内恣意骋驰,两人的轻喘呻吟声,交织成一篇美丽的乐章。

在一声低吼后,他退出她的体内,搂着韵欣同眠。

躺在他的臂弯里,听着他沈匀的呼息声,韵欣几乎是一夜无眠,她睁着眼不停瞧着俊美的孙浩甫,试图将他的模样深深刻入脑海里。

没想到注视一个人,时间可以过得如此快,三个小时就像十分钟一般,现在已经是早晨六点。

灰姑娘的梦醒了,她又变回之前的黎韵欣。

韵欣在孙浩甫的额头上亲吻了下,这个吻包含了她难以诉说的情意。

“就算你以后不会记得我,我也会把你牢牢的记在心里。”她下床,换回原本朴素的穿着悄然离去。

……

早上八点,孙浩甫手下意识地往身旁揽,想把睡在他身旁的韵欣给搂在怀里,但大手触及之处没有预期的软玉温香,有的只是冰凉的床榻。

孙浩甫睁开双眼望向空无一人的床榻后紧皱起眉,没想到她竟然就这么离开了,甚至连一句再见也没跟他说,心底蓦地升起一股失落感。

这个像百合花般的女人,他还有缘再见到吗?

一开始遇见她时,他原本以为自己只想跟她拥有浪漫的一夜,对她的欣赏会在男欢女爱过后全都归零,但相处后他发现自己很喜欢有她相伴的感觉,跟她做爱时,她能激起他前所未有的热情,那契合的满足感亦让他贪恋不已,他不只想拥有她一夜而已。

他喜欢上她的娇羞、甜美,以及眉际上那抹淡淡轻愁。

他多想让她依偎在自己的怀里,伸手抚平她脸上挂着的哀愁,也想多了解她,问她为什么愿意将自己给了他。

他有很多话想对她说,也有很多的疑问想问她,但这些全都只能放在心里了,毕竟伊人早已悄然离去。

……

走出饭店搭车回家的韵欣,从包包里拿出钥匙,钥匙才插入钥匙孔,门就被急急地拉开。

一脸忧心的徐琇辛及鼻青脸肿的黎明和,焦急地看着女儿。

“昨天放高利贷的走了后,我打手机给你你都没接,打到医院,护士说你晚上请假,你到哪里去了?你去剪头发吗?”徐琇辛发现韵欣不只剪了头发而已,脸上还有淡妆,她记得女儿是从来不化妆的啊。

而且在这种紧要关头,韵欣怎么还有心情上美发院还有化妆呢?徐琇辛不解。

“嗯,换个发型心情也好一点。”她三两句话带过,不想向母亲说出昨夜发生的事。“昨天放高利贷的人还有说什么吗?”

“呃……他们说……”徐琇辛支支吾吾的。“最晚今天中午十一点前得交出一百万,不然的话……”

“不然我就要嫁给他是吗?”韵欣冷冷地开口,从小皮包里拿出孙浩甫开给她的支票。“爸,我告诉你,这是最后一次,若是你再这么执迷不悟,我就登报和你脱离父女关系。”

“一百万?你哪来的一百万?”接过韵欣手中的支票,徐琇辛讶异地问。

“向人借的。”她淡淡地交代完,便走回自己的房间。

当房门一关上,她落上锁。想起俊逸的孙浩甫,她整个人靠着门板瘫坐在地上。

她记得他的温柔、记得他的吻,也记得他温热的男体给她的悸动……

这个如梦似幻的浪漫夜晚,对她来说美好得不像真的,这是她这辈子最美丽的回忆。

她相信就算多年以后,想起他时,心里对他是满满的感激,还有说不出口的深浓爱意。

……

两个月后,医院里韵欣一如往常整理成堆病历,她熟练地依照病号顺序,将一本本病历归位,并将已挂号未看诊的病患病历抽出来,摆在一旁。

她专心做着自己的事,要自己尽量别去想两个月前的那场美梦。

“韵欣,你要不要吃一点盐酥鸡,这家的盐酥鸡腌得很入味、炸得又香。”韵欣在医院里最好的同事陈晓珊,手中拿了一大包的盐酥鸡走到韵欣面前晃啊晃的。

“不用,你吃就好了,我不饿。”韵欣一向喜欢吃盐酥鸡的,但最近她不知为什么闻到盐酥鸡的味道就想吐,一看到陈晓珊拿着盐酥鸡接近,她连忙往后退几步,避免自己闻到那股味道。

“你是怎么了啊?你以前不是也很爱吃吗?是在减肥还是怕胖啊?”陈晓珊挑挑眉。“如果是上述这两种原因你就不用太担心,你这么瘦,就算不是医院里最瘦的,也是前三名。”

“没有,我没在减肥,只是最近不想吃。”一股恶心的感觉由腹部升起,她连忙捣住嘴干呕几声。

见到韵欣这样,陈晓珊连忙放下手中美食。“你是怎么了?你有了啊?只有孕妇才会动不动就想吐。”她随口胡诌。

“有了?”怎么可能!她记得那一夜他有戴保险套啊,她怎么可能会有?不过她的月事已经两个月没来了,难道……

其实她的月事原本就不是很准时,有时一个月来、有时两个月来,再加上对方有做避孕措施,所以她根本不会把这次月事没来当成可能是怀孕,只是很单纯地想就是晚来而已。

但听到晓珊这么说,她的心凉了半截。

“怎么了?你回答我的话啊!”见到韵欣恍神,陈晓珊也发觉事态严重。“你不是告诉我你没有男朋友吗?”韵欣生性保守,她每天准时上、下班,同事邀约吃饭没一次点头,面对医院年轻医生的追求,她也总是拒绝。

这样的韵欣还一度让陈晓珊认为是名花有主,在追问之下才知道没有,她是个乖到家的乖乖牌。

面对自己最要好的朋友,韵欣知道所有的事都瞒不住了,她只能娓娓地说出两个月前的那一夜。

“韵欣,你疯了是不是?干么为了你家那个没用的老爸这么牺牲啊,你看搞到现在这样!”陈晓珊原本就很看不起韵欣的父亲,现在更加的唾弃他。“你真是太傻了。”

“我以为不会有事的,他有做避孕措施啊。”她噙着泪轻声说道。

“拜托,我们是护士耶!基本的常识不要一遇到事情就忘了,保险套的避孕效果只有百分之八十七,你看!我老姐都做了避孕还是生了两个。”陈晓珊拿自己老姐举例。

“也许没有的、也许没有的……”韵欣鸵鸟心态地不停催眠自己,并且告诉自己可能是这阵子频上晚班太紧张、太累的缘故。

“我偷溜到药局买验孕棒回来给你验,那个很准的,确定之后我们再想想要怎么处理。”

“这样好吗?”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好不好都得做。”陈晓珊是个行动派,她二话不说钱包拿着就奔出医院,到附近的药局买验孕棒。

而韵欣则是两眼无神地呆坐在椅子上,想着如果真的有了该怎么办?她连孩子的父亲姓啥名谁都不知道啊,更何况他们当时就说好只是一夜恋人而已啊……

但如果真的有了,她该拿掉这个不该存在的小生命吗?

若是私心把孩子留下来,那她有能力能抚育吗?

她轻抚着腹部,整个人无助极了,在等待陈晓珊回来的这几分钟,时间感觉是如此的漫长。

“我买回来了,趁现在护理站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快点去验。”陈晓珊催促着,将手中的小盒子递给韵欣。

韵欣感激地点头,走入洗手间里,再走出来时手中拿着验孕棒。

“怎么样、怎么样,我看看。”在一看到上头的两条线时,陈晓珊也傻了。“你有了。”

“嗯,我有了。”相较于方才的不安,在确定自己真的怀孕时,韵欣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肚子里的孩子父亲是个温柔的男人,不知道这孩子会不会也像他父亲一样……

移情作用在她心里发酵,她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韵欣不怕,才两个月而已,这个星期日我陪你去妇产科拿掉,现在手术很安全又方便,你什么都不用怕。”

“拿掉?不,我不要拿掉!”听到陈晓珊的话她惊喊着,眼眶蓄满泪水。“我要生下来,他是我的宝宝。”

“什么!你疯了吗?你要把孩子生下来,你拿什么养活他啊?你赚的钱养你一家子,还有那个赌鬼老爸都不够了,还要养孩子!何况你连孩子的父亲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以后小孩长大,问起来怎么办?你要怎么回答,你说啊!”

韵欣知道陈晓珊是出自于对她的关心,说出口的也是事实,但是她就是不忍心啊,何况她是如此爱着那一夜恋人。

就算那男人醒来后什么都忘了,但她还是默默地爱着他啊!

韵欣的眼眶蓄满泪水说着:“拜托你,不要逼我好吗?就让我自私这一次。”明知道是错,她也要生下来。

“你要知道,医院每个人都知道你还没结婚,日子一天天过、肚子一天天大,你能掩盖到何时?闲言闲语绝对会令你受不了的,你别做下错误的决定啊!”陈晓珊把韵欣当成最好的朋友,不想看到她受苦。

“你说得对,可是……”

“可是你还是执意如此是吗?”既然韵欣都这么坚持,她一个局外人还能说什么。“好吧,别忘了我要当小孩的干妈,奶粉钱我会帮忙出。”她家境比韵欣富裕得多,赚的钱只供自己花用,从今天起为了韵欣她会省一点花用。

……

在韵欣帮父亲黎明和还了一百万赌债后,黎明和确实乖了一阵子,有认真地找工作,但没一个月又故态复萌,四处借钱赌博。

母亲全副精神都在应付她父亲的赌债上,心力交瘁的徐琇辛根本没注意到女儿这阵子的变化。

韵欣的体型原本就纤瘦,直到怀孕四个多月时,腹部并没有太明显的变化,所以知道她怀孕的,自始至终也只有陈晓珊一人。

就在她怀孕快满五个月时,黎明和在一次狂输后,多喝了几瓶酒,出了严重的车祸去世了,母亲帮他办了个简单的丧礼。

对黎家来说,好赌的父亲去世对韵欣及母亲徐琇辛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她们母女俩不用再生活在庞大压力之下。

与母亲相依为命的日子不到一个月,徐琇辛却因为积劳成疾,大病一场后过世了。

顿时,所有亲人相继离开她的身旁,韵欣变得更加依赖腹中的宝宝,将他视为自己的一切,是她的精神支柱。

一天天过去,她的肚子愈来愈大,好友陈晓珊一直陪在身边照顾她,终于到了这一天——

“好痛……”躺在产台上,腹部的剧痛告诉自己宝宝终于要出生了,韵欣咬紧牙,豆大的汗珠不停地滴落。

“再忍一下,用力……看到宝宝的头发了,再用力、宝宝要出来了!”两名护士不停地鼓励着韵欣。

“对、很好,就这样,深呼吸,最后一次用力!”医生指示。

韵欣紧闭双眼,听从妇产科医生的话,在最后一次用力时,感觉所有疼痛全都消失了,她不停地喘气。

小宝宝的哭声不似一般婴儿般宏亮,反而显得虚弱了些。

“我的宝宝呢?我要看看我的宝宝!”发现医生及护士瞬间沉默,韵欣强打起虚弱的身体要求着。

护士帮宝宝处理完后,抱给韵欣看。“恭喜你,是个男孩子,只不过……”

韵欣端详着小宝宝,发现他五官与她的一夜恋人极为神似,但他的皮肤……“他的皮肤怎么是淡蓝色的?”她惊慌地问。

“有可能是法洛氏四合症,不过还是得等小儿科医师诊断过后才能向你确定。”医生吩咐护士将宝宝送往小儿科。

“法洛氏四合症?我有定期做产检啊……”听到这个名词,韵欣的心凉了半截,她是个护士,医院里头什么病症她大概都有听说过,当然也包括这种病,这种病若是重症,一般婴孩在两岁前就会死亡。

“黎小姐,你冷静一点!我们知道你有定期做产检,不过有些病是在产检时检查不出来的,等小儿科医生看过再说好吗?我先帮你处理伤口。”妇产科医生帮韵欣处理完后,让护士小姐将她推到病房里,而陪她一同前来的陈晓珊则一直守在她身旁。

“韵欣,怎么样?你还好吧?”陈晓珊关心地问着。

“你刚才有看到我的宝宝吗?”韵欣激动地说着。“医生说有可能是法洛氏四合症,我该怎么办、我到底该怎么办!”她全身发凉,还没感受到获得新生儿的喜悦,她就必须承受可能失去他的极大痛苦。

“韵欣,你冷静点!刚才医生不是说了吗?要等小儿科医生看过后才能确定。”当看到小宝宝时,陈晓珊有瞬间是想哭的,她知道韵欣有多么期待小宝宝的出世,但宝宝若是有什么缺陷,那将是当母亲最大的痛啊。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陈晓珊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哭,她必须比韵欣更加坚强才行。

三个小时后,小儿科医生由护士陪同亲自到韵欣的病房里。“黎小姐吗?”

“我是。”

“我姓苏,是这家妇产科约聘的小儿科医师,刚才我帮你的宝宝检查了一下,他是先天性心脏病,情况不严重,两岁再开刀就行了。”

听到不是法洛氏四合症,韵欣总算松口气,不过孩子心脏有缺陷也令韵欣十分难受。

她想起之前在院里看到有些小朋友,年仅两、三岁,身上就插满管子,不免心疼起来。

“开刀就会好吗?”虽然自己也是医护人员,但还是不免会担心。

“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不会有事的。”坐在韵欣身旁的陈晓珊安慰着。“所以了,你现在当务之急就是好好的坐完月子,之后努力赚钱,帮小宝宝存治疗费。”

之前在医院当护士的工作,因为怕引人非议,在怀孕满四个月后她就辞掉了,之后到一家做皮鞋的工厂当会计,工厂的老板、老板娘待她极好,虽然知道她怀孕还是用了她,也从不过问她的私事,让她十分感激。不过,当会计的工作薪水不像在医院当夜班护士这么多,也许她可以考虑多兼一份差……

“嗯。”只要小宝宝能好,要她多辛苦她都甘愿。

从今以后,她会守着宝宝,直到宝宝长大成人,这是她一辈子的期盼啊!

由于版权原因,易玩网不提供小说txt下载,想看这本小说的可以在app中搜索小说的名字阅读。若有侵权,请联系982149908@qq.com删除,谢谢!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