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网预订电话:40066-40066 或 0755-33340066
当前位置: 主页 > 斗牛娱乐注册 >

美文胡杨的爱情——梧桐泪

时间:2017-10-12 02:58来源:未知 作者:the weeknd 点击:
秋季的三塘湖,色彩丰富了许多,在距离三塘湖镇60 多公里的牛圈湖,大片的胡杨林渐渐变得金黄,所有的叶子在准备脱落母体的那一刻,极度辉煌。胡杨的生长,总透着一种悲怆,它

秋季的三塘湖,色彩丰富了许多,在距离三塘湖镇60 多公里的牛圈湖,大片的胡杨林渐渐变得金黄,所有的叶子在准备脱落母体的那一刻,极度辉煌。胡杨的生长,总透着一种悲怆,它选择扎根的土地,贫瘠的只剩下空旷,它原是为填补这空旷而来的,挣扎扭曲的躯干看上去写满了坚贞。

巴里坤人习惯称胡杨为梧桐,这在苍茫戈壁上生长的梧桐会从树杆上分泌出树汁,并慢慢凝聚成块,人们叫它梧桐泪。梧桐泪饱含着盐碱的苦涩,曾一度被当地人拿来洗涤衣物,或掰取少量用来蒸馒头。

我被梧桐泪这个名字所震撼到,则源于三塘湖岔合泉村一个真实的故事。

曾经的一个四月,在三塘湖光影斑驳的杏花树下,一位当地的朋友在半醒半醉的状态中,给我讲述了一个故事,故事中,有一位等待爱情的女子总是在风里,把一个人的名字刻在胡杨的躯干上,一年年刻,一年年等,等到自己满头白发。

在那次讲述后的一年里,我终于在距离三塘湖镇50 公里的岔合泉村,见到了那位故事里的老人。90多岁鸡皮鹤发的她,坐在院子里和自己的重孙一起,争相用木棍拨弄着一只蜷在水桶里的刺猬。她心无旁骛的笑里,完全没有我想象中的沧桑愁苦,在三塘湖岔合泉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村子里,她把自己又重新活回了童年。

她已经忘了怎么从老家一路逃难到了这人迹罕至的岔合泉,忘了自己身为国民党军官的丈夫怎么在向台湾撤离时选择留在大陆,忘了她为了生活怎么把自己这个军官太太交付给一个僻远村落里的陌生人,忘了很多年后,她的军官丈夫一路追寻而来后看见她已经成家后的悲凉,忘了这么多年,她的两任丈夫相安于一个村庄里,一个守着她,一个看着她,然后一个一个先她而去。

她只顾逗弄刺猬,她的故事都是由村里的老人转述给我的,他们见证了她的经历,然后替她记了下来,他们坐在她的院落里,把她的故事一句一句回忆给我,虽然凌乱,却有让人哽咽的脉络。

在松树梅开到繁盛的院落里,我提出给老人拍一张照片,她安静地坐在那里,看着我笑。我把照片翻给她看,她向我说了我见到她后唯一的一句话“娃,你照的真好,这个人真像我。”

她一脸的天真,能让人忘记她曾经是站在胡杨林中刻写丈夫名字和思念的那个女子。在一个荒僻的只能生长胡杨的地方,她悲伤的爱情曾饱蘸着梧桐泪的苦涩,而今,在岁月和生死面前,一切都风轻云淡了。

文:田荣红 图:吴同生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悄悄的,日本央行已经在 即将开启NBA生涯的周琦, 硅谷共享单车LimeBike计划 重磅!习总书记在十九大 张杰曝孕妻谢娜近况 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