芒果网预订电话:40066-40066 或 0755-33340066
当前位置: 主页 > 斗牛娱乐注册 >

长沙脑瘫学子获美国名校博士全额奖学金,托福

时间:2018-02-27 21:23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近日,中南大学软件学院软件工程专业研究生莫天池同学终于拿到了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计算机专业的博士全额奖学金,他在此前还获得新泽西理工学院信息系统专业的博士全额

近日,中南大学软件学院软件工程专业研究生莫天池同学终于拿到了美国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计算机专业的博士全额奖学金,他在此前还获得新泽西理工学院信息系统专业的博士全额奖学金,以及纽约州立大学水牛城分校英语教育专业的录取通知。

莫天池的录取通知书

故事主人公是一名特殊的学生,这让一切都变得不平凡。莫天池出生于长沙一个普通的职工家庭。因出生时医疗事故罹患脑性瘫痪,先天性运动神经受损,不能独立站立行走,有肢体动作时就会发生痉挛,包括吞咽和说话。

就是这样一位从小只能在轮椅上生活的同学,凭借超人的毅力和勇气克服无数困难,以优异的成绩读完小学到大学的所有课程,并获得过很多嘉奖和殊荣,留学申请的英语托福和GRE考试获得接近满分的优异成绩,最终多所世界名校向他伸出橄榄枝!

你有多自律 就有多自由

故事的起点大约在两年前,毕业在即的莫天池有了出国留学的想法,并在爸爸的陪同下赴香港参加特殊安排的托福考试。除去官方批准的口语免考,阅读听力写作三科加起来86分,折合总分114分,达到国外顶尖高校招生的语言要求。

“第一次去香港,本想带他去外面看看,但每次参加完考试,天池总是精疲力尽,一点力气也没有。准备托福考试这段时间,他不完成学习任务就不睡觉,经常熬到夜里两三点。”莫天池爸爸回忆说。

莫天池在操场

莫天池知道,自己参加一次考试特别不容易,所以必须全身心投入准备。“听力是最难的,我每天花5个小时反复听抄,长时间戴耳机导致耳朵脱皮、出血。托福搞定了,就要马上开始准备GRE考试,感觉跟高考的学习强度差不多了,长沙新东方和前途出国的老师们给了我很多鼓励和指导。”莫天池说。

世界那么远 我也能去看看

随着AlphaGo的成功,人工智能技术焕发出了无限的魅力,也让莫天池更加坚定了出国留学的想法。他说:“我想去美国学习人工智能与医疗系统的融合,用自己的研究成果为更多的残疾人提供生活便利。”

“虽然我知道准备出国留学的这个过程会特别的辛苦,书写的时候,我的手指痉挛经常被笔磨到红肿,但总觉得不能一辈子待在自己的安全区,要去接触一些更有挑战的任务,世界那么远,我也能去看一看吧。”

如今,已经几个OFFER在手的莫天池并没有松懈,他知道录取通知书和奖学金既是对他努力的肯定和回馈,也是对他未来的期许和鞭策。更远、更大的世界已经向他敞开了大门,他已经迫不及待要去领略那更绮丽的风光。

【早前报道】

从小,他成绩名列前茅

高考,他高分被中南大学录取

先后获得包括国家奖学金、国家励志奖学金

在内的各级各项奖学金多达9次

本科毕业,他被保送至本院免试攻读硕士研究生

并在复试中排名年级第一

他就是长沙的“脑瘫男孩”莫天池。因儿时的一场医疗事故,莫天池从此与轮椅终身相伴。慢于常人的语速,只能正常活动的两根手指......所有的困难,终究没有难倒他。如今,他再次以接近满分的成绩通过托福、GRE考试,正向着他向往的名校斯坦福大学努力。

他是“脑瘫男孩”,更是一名学霸

出生时的一场意外,祖籍邵阳的莫天池成了一个终生不能站立,四肢严重痉挛的脑瘫患者。他说话甚至连吞咽都有严重的障碍,无法正常地握笔写字,书写速度不及常人的三分之一,就连打字也只能靠两根手指。

早在他出生八个月的时候,医生就断言:孩子可能有智力障碍。当时莫天池的父母带他去检查,几个医生会诊完,结果让他们心头一凉,“医生说这孩子将来肯定不会走路,说不定还是个白痴。”

然而事实证明,莫天池不仅不是白痴,还是个让人惊讶的“天才”——

从小学到初中,他的成绩总是名列前茅。初中毕业,他以10个A的成绩保送湖南师大附中;高考,他又以604分的成绩被中南大学录取。如今,他再次以接近满分的成绩通过托福、GRE考试,正向着他向往的名校斯坦福大学努力。

大二起,他就在国家级核心期刊发表论文,一共完成3个科研项目,拿过“2013年度中国计算机学会优秀大学生”。

为此,莫天池还受邀参加2013中国计算机大会,并获得了唯一一个与谷歌副总裁Vinton G.Cerf先生交流的机会,这让莫天池激动不已。2014年,他以专业第一的成绩保送中南大学软件学院读研,如今已发表两篇英文论文,正在申请国外院校读研。

与互联网之父 Vinton G. Cerf合影

因为语速慢,在规定时间内,莫天池无法完成托福考题,因此他口语免考,“托福减去口语满分是90分,我考了86分。”

“上天果然是公平的?打开了另一扇窗”

莫天池出生之前,母亲祁彦就没再工作,此后一直照顾行动不便的莫天池。而莫天池的父亲由于公司破产,也没了工作,如今夫妻二人只靠低保度日。

七岁做完手术那几年,是一家人最难的时候,“一个星期的伙食只有一颗大白菜,吃完这顿愁下顿。”祁彦说如今回忆起来,都不知道当初是怎么挺过来的。

上学早晚接送,课间还要管儿子上厕所的祁彦也成了他们班上的一员。祁彦说,儿子班上有58个学生,加上自己就是59个,“他们毕业照上都有我。”

中南大学软件学院校区内,同学们推着莫天池(中)在校园内行走。

“这孩子命不好,但生命中却总有人帮。”祁彦说,自从上了初中、高中,同学们都特别照顾他。上大学后,负责上下课的任务同学们都抢着做。“一个无法正常行走的人,却跟每个同学都成为了好朋友。“祁彦告诉记者,身边的每个人似乎都粘着他,有时大家带他出去玩,遇到不方便的地方,几个人就抬着他,一点儿也不嫌麻烦。

在祁彦看来,儿子失去的是正常人的行为能力,收获的却是更多生活中的回报。“上天是公平的,它关上了一扇窗,却帮你打开了另一扇窗,而且这扇窗是面朝阳光的。”祁彦说。

天赋显露 一岁半认识2500个汉字

莫天池两岁才会说话,四岁才会坐,七岁做完手术双腿才不交叉。祁彦如今说起这些甚是轻松。当时,莫天池的父亲莫小红找了一些汉字,尝试教八个月大的莫天池认字。“上医院回来以后,我就教了他几个字,工人、农民之类的,教他认了一个星期,他不会说,但会指。我找个别的字考他,这是个 工人 的 工 吗?摇摇头,那把 工人 的 工 找出来,他就能找出来。那时候,我就觉得孩子脑子没问题。”在父母悉心的教导下,一岁半的莫天池就创造了一个小小的奇迹:认识了2500个汉字。

到了上学的年纪,莫小红又犹豫了,“他怕同学欺负莫天池,怕他们听不懂他说话。”祁彦提起当初,有点语塞,“就是怕别人看不起他吧。”

莫天池和母亲祁彦。

然而,小时候的莫天池却极其渴望朋友,“家里来了小朋友,他总是喊着说,妈妈快去做饭,留姐姐在家里吃饭!”提起儿子小时候,祁彦满面笑容,模仿着儿子的声调,“他必须上学,也不是想着他成绩能有多好,是想着他和外界能有接触,能有朋友。”

就这样,七岁的莫天池,便被爸爸妈妈或抱或背,带进了小学课堂。而祁彦也开始了她漫长的陪读生涯。

只是比普通人睡得晚、起得早

天生劣势,成绩却总是优异。从小,莫天池便成了同学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在一段时间,媒体更是以“脑瘫天才”来对他进行报道。

“只是我的身体和别人不太一样,需要经历的痛苦更多。”谈起“脑瘫天才”的称呼,莫天池不以为然,他认为学业的成功是勤奋加上一点技巧而已。“外面说我每天学习12个小时以上。”莫天池直言没这么多,每天就是睡得比普通人晚一点,起得比别人早一点而已。

“我刚备考托福的时候,听力是三十分,我只有十七分。”莫天池告诉记者,老师就教给他一些技巧,莫天池按照老师说的做了三个月。在坚持练习听力的三个月时间,由于每天戴着耳机,莫天池的耳朵都被磨出血,但他终于拿到了想要的满分。

与书本相伴,几乎成为莫天池每天的全部生活

“长沙话里有个词叫‘霸蛮’,我就是这样,即使知道这事可能做不成,也要走到底,我觉得做人应该这样。”莫天池说。

对儿子的“霸蛮”,祁彦既欣慰又无奈,“我挺纠结的,他一天的事情没做完绝对不睡觉,一定要做完。”

有网友开始把莫天池与霍金做起了类比。莫天池听完哈哈一笑,隐隐带着自豪。“我和霍金肯定是比不了的,他是我奋斗的动力,但是他不是我的目标。”莫天池说,自己的目标其实“世俗”又简单:在自己学业领域能有点小成就,跟父母每天快乐地生活在一起。

世俗中人 看张爱玲小说赏文艺片

莫天池自称世俗中人。尽管身体比常人脆弱,但乐观积极,却是他身上明显的标签。

“一般得脑瘫的孩子,通常都会胆小自卑,但是他没有。”在母亲眼中,莫天池有时候有些狂妄。他谈起残疾也毫不避忌,“因为我不像有些人是后来才残疾的,我出生就这样,所以相对来说还比较容易接受。我周围的人一直在给我创造一个积极乐观的环境,所以我基本上没有自卑过。另外我成绩一直比较好,所以我的自信来自于很多方面。”

莫天池的书柜上有很多文学书籍。

莫天池的书柜上还有几本小说,《局外人》、《倾城之恋》,虽然工科出身,他却自认为是文艺青年,还是二次元爱好者,电影评论人。

“我觉得工科男要看一点文学类的书,要不然都傻了。”莫天池开玩笑地回答记者的问题。外表硬朗的他爱看张爱玲的书,日本动漫也看了很多,自称“萝莉控”,无论是韩国片、英美大片、文艺片、纪录片他来者不拒。

在莫天池的博客里,他留下了许多电影评论。如同他写论文一样,评论也同样资料翔实,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他用两根手指艰难敲出来的。文笔格外柔软,字里行间透露着这个男孩的感性与温情,热血与憧憬。

母爱深沉?并不奢望儿子的婚姻

莫天池身上的乐观积极,隐隐透着祁彦的影子。已经五十多岁的祁彦,微胖身材,头发里夹杂着一缕缕白发,声音爽朗,丝毫不扭捏。

祁彦曾想过要生二胎,想着将来老了莫天池也不至于无人照顾,但莫小红却没同意,“要再生一个肯定会分心,就不会把心思百分百地放在他身上。”于是夫妻俩把全部的收入和精力都投入到莫天池身上,一有钱就拿去做治疗。

莫天池墙壁上贴着的激励语。

因为有儿子,最穷的时候,祁彦依然可以笑得很开心。祁彦也曾逼莫天池,有一次数学他考了98分,祁彦觉得不应该粗心丢了两分,在教室里打了一下莫天池,“他们班的孩子就过来围攻我,说我不对,他都已经那么努力了。”祁彦叹息着讲起这段往事,“哎哟,我当时就心里挺不好受的,觉得自己有点过了,不允许他犯错误,这不可能,我像他这么大时,我在干嘛?”

祁彦后来想开了,她唯一对莫天池有要求的,就是对身体的锻炼,“我老想着,以后要没有我了怎么办。”

对于儿子的婚姻,祁彦是这样说的:“莫天池能不找就不找,他身体条件不好,真正想找个全心全意的姑娘,跟他一辈子,人家没有这个义务,人家父母也不同意,这我都十分理解。随缘吧,等将来条件好了,能碰到合适的就是缘分,即使谈了,万一将来有什么变故,也不会怪别人抛弃他。”

来源 | 长沙晚报综合人民日报、三湘都市报、广州日报等

编辑 | 曾茜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第24届中国国际广告节将 青岛再发寒窗基金 7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