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制造矛盾、给老人洗脑 父母身陷保健品,该怎么

  保健品传销公司最大的本事,就是制造老人和儿女的矛盾,不停给老人洗脑

  一般的家庭矛盾,吵个架也就过了,但事关保健品的矛盾,就像仇人,越结越深

  父母身陷保健品,该怎么办

  本报记者 吴朝香 文/摄

  最近半年,45岁的高伟(化名)和父亲之间的关系缓和许多,但他内心却有一种隐痛,因为他觉得这是用哥哥的命换来的。

  父亲和高伟,或者说,和整个家庭的冲突源于一年前,这位70多岁的老人开始购买各种保健品,近乎痴迷。

  和很多父母深陷保健品泥潭的家庭一样,高伟原本和睦宁静的家出现裂痕,有时是激烈的争吵,有时是静默的冷战。

  “因为保健品,很多人的家庭关系一团糟,很多子女在承受莫大的痛苦。”后来,高伟找到了陈杰帮忙。

  制造老人和子女间的矛盾

  高伟是北京人,他的父母退休前都是高工,父亲直到今天还在外聘工作。高伟之前从未想过,父母会成为那种往家买各种保健品的人。

  高伟母亲的身体一直不好,2017年,病情加重。

  “最开始,我爸经常往家带一些小礼品,加湿器、空气净化剂,我以为这是他买的。两三个月后,我发现他带药回来,我一看,觉得完了,这就是那些乱七八糟的保健品,很多都是三无产品。”

  和大多数子女一样,高伟首先做的是上网查询这些保健品是否正规,“在国家相关网站上根本查不到。”这些无法说服高伟的父亲,他认为这是儿子编造出来蒙自己的。

  高伟曾经把父亲拉入陈杰组织的受害者同盟,那里面时常会发一些辨别保健品的信息。事后他发现,这些信息,父亲根本不会去看。高伟感到无力。对于高伟的经历,陈杰感同身受。

  “我以前和我父亲也会有矛盾,但那是普通的家庭矛盾,事后彼此都能谅解,不会怨恨。但事关保健品的矛盾,像是会结仇一样。”陈杰觉得原因是,“那些卖保健品的人会反复做老年人的工作,甚至说一些诋毁子女的话,就是不停洗脑,制造老人和子女间的矛盾,最常说的,就是子女贪老人的钱,巴不得你们早点过世。他们培训的时候,常说的就是,年纪越大的老人越怕死,生病的老人最好骗。”

  曾卧底过会销现场的陈杰见识过这些人的可怕:“他们对老人信息的掌握超出你的想象,不仅登记本人的,还有老伴的,包括几个子女,什么工作,平时什么时候来探望,以及家里谁作主。”陈杰在和一家保健品公司人员发生冲突时,对方清楚报出了他在哪儿工作,新买了什么车。

  你是我健康路上的拦路虎

  父亲源源不断地购买保健品,高伟一度报警。

  其中一次是父亲买了一套声称具有红外线治疗效果的四件套,付款2000元后,一位小伙子上门来收还欠的7000元。

  “我当时才知道,这一套床单要9000元。”高伟将小伙子轰出家门,要求退款,遭拒绝后,要求对方提供发票,“我其实是想取证,但他说没有。”

  高伟报警,警察调解后那人离开。

  “我上班去了,晚上才听说,我爸还是把钱给那人了。”原来,事后小伙子就等在小区,看高伟离开,又找上门去。

  高伟知道报警也解决不了问题,“有个接警员对我说,你只有好好劝劝老爷子。说实话,我家老人也买这些,我也没办法。”

  高伟的父亲从来不告诉他自己在哪儿买的保健品,他曾经在父亲的手机上安装过跟踪软件,“我看他出了市区,就知道又被那些人接走参加会销了,打他手机,肯定是关机。”

  有一次,高伟父亲带回的保健品宣传上,声称这是某医院的技术,他特意带父亲到这家医院咨询。

  “医院说,他们的药从来不在外面卖,那上面的专家也不是他们医院的。”高伟以为这是铁证了,“结果我爸说,人家那专家说,他是做科研的,不在医院坐诊。”

  高伟的父亲坚信,这些保健品能帮助老伴恢复健康,他投入了全部积蓄。高伟估计起码几十万元,“每次都买一万多元的产品回来。”这些产品包括治疗脑梗、改善体内循环、改变基因、割舌取血……

  父亲责骂高伟是自己健康路上的拦路虎,“我是为了你妈好,你为什么阻止?”每当这个时候,高伟就觉得孤立无援。

  心里的痛只有自己知道

  和高伟一样,找到陈杰的求助者曾经有过各种各样的心理负担。这些求助者有70后、80后、90后,有国家公职人员、小老板,也有留学生。他们有人说,“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劝,很无奈,如果家破人亡,那就是命中注定躲不过的人祸。”有人说,“心里的痛,只有自己知道,这两年快抑郁了。”

  如果只是如此,高伟也许只是心烦,但去年9月,哥哥的意外成了他过不去的坎。

  因为不停地买保健品,父亲的积蓄已经被掏空,他和母亲每月近万元的退休金外加外聘的收入所剩无几,“有时,他还会向我和哥哥要钱。”

  高伟哥哥和父母住在一起,之前在母亲的支持下,买了一辆6万多元的轿车,开网约车。

  “我爸去年突然提出让我哥还这6万元钱。”得知此事时,高伟觉得很诧异,因为父亲平时以前不是这样的,“他的退休金比我哥的收入都高。”

  高伟的哥哥因此压力很大,每天早出晚归,开车时间越来越长,有一天突发脑溢血离世。“我妈觉得我哥的走,是和父亲要他还钱有关。我也这么认为,他和我谈过,心理压力很大。”但是高伟不能说,还要劝母亲,“哥哥身体不好,和父亲无关。”

  高伟说,有无数次,他想抄家伙找那些卖保健品的人打上一架。

  默契地不再提保健品的是非

  哥哥的离世,无形中缓解了高伟和父亲之间的关系。

  有一天,他回到家,主动提出给父亲洗洗脚。“我那段时间刚好看到一篇文章,说老人身体怎样,最能从脚上反映出来。”

  高伟记得,父亲听到洗脚的提议,楞了一下。

  “我低头洗的时候,感觉到他哭了,我不敢看他。”那是高伟第一次给父亲洗脚,他发现,父亲的双脚有浮肿,小腿上还有一块块的淤青,“我哥走了后,他骑车接我哥的小孩上下学,着急的时候,脚蹬打在了腿上。”因为这次洗脚,父亲对高伟的戒备小了很多,虽然依旧买保健品,但会主动和他聊天。高伟也不再和父亲直接对抗,他不想刺激到老人。

  有时候,他给父亲打电话,会问,今天去哪儿了?父亲说,去听课了。高伟不再炸毛,而是主动问,那学了什么新的知识?

  从两三个月前开始,高伟通过自己的渠道,带一些进口药品给母亲,包括降压药、降血糖的药,交给父亲时,他说这是保健品,“上面都是外文,他看不懂。”

  父子俩很默契地不再提保健品的是非,尤其高伟,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个话题。虽然他知道,这是根刺,会一直在。

  长谈中,这个中年男人不止一次叹气。“我知道,我父亲这样,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这个做儿子的对他关心不够,但我也不可能24小时陪在我爸身边,我上有老,下也有小啊。人到中年,不如狗!”

  如何对付保健品传销

  这一年多,陈杰在实战中有一些阻击保健品的心得:

  1.儿女不要指责父母,会让对方产生逆反心理。

  2.在父母家里要善于发现蛛丝马迹,重点观察客厅、卧室两个区域:一看是不是有传单出现,一旦发现传单,警报要立刻拉响,说明过不了几天就要买新产品了。二看家里是不是出现新的产品了,如果有,赶快想办法取证。

  3.陈杰希望在不法保健品阻击战中,每个家庭都要网格化,比如推选出一位训练有素的家人,定期探望老人,协助老人识别骗局,跟踪投诉。如果一开始家里只有一位老人购买,一定要争取把另外一位发展为眼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